除了預售期延長,今年春運與往年相比,由於有了“開車前15天全價退票”的機會,部分旅客的購票策略也大不同了。有媒體報道,個別旅客“囤積”了20多張同一方向、不同日期的車票,以致出現了退票比賣票還多的現象。“我們理解這些旅客的需求,但確實不鼓勵這樣做”。鐵路部門工作人員表示,“希望盡可能地把機會讓給更多的旅客”。
  在“一票難求”的情境下,提前訂票者囤積若干火車票任由選擇出行,享受了網上訂票的便利,卻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資源的極大浪費,無數張預定票就在訂戶那裡做“備胎”,而更多需要訂票者卻只能上演“網上訂票如中彩”。鑒於網上大量票源被多占,窗口的票源必然也被擠占,那些深夜就來排長隊的購票者,自然也會受到網上訂票與多占票源者的巨大衝擊。
  而從一方面看,網上刷屏式訂票者的“大獲全勝”,必然也會令鐵路本來就不堪承受的訂票系統有了更大的負擔,而循環往複的訂票、退票,不僅給鐵路系統帶來人力、物力和財力的浪費,而且對整個社會的秩序也形成了一定的破壞力,其社會資源的浪費同樣十分驚人。
  同樣值得註意的是,由於實名制、網絡購票的盛行,過去倒賣火車票的黃牛也“調整”了方式,通過所謂的代理公司、搶票群、搶票軟件等,事先預約“客戶”,屆時代為“搶票”,並收取一定比例的“勞務費”。顯然,鐵路部門不能僅僅滿足於“目前鐵路尚未授權任何第三方代理車票銷售業務,請旅客儘量選擇官方渠道訂購車票,避免發生不必要的麻煩”的提示,必須拿出相應的對策。
  提前15天不收退票費“一諾千金”,我們當然不會也無法要求鐵總收回成命,但運用經濟杠桿來調節,抑或能制約隨意擠占寶貴票源的行為,想必還是必要的。建議健全訂票和退票系統,對於同一人重覆訂退票3次以上者,按票額比例收取費用,類似“公共資源占用費”。
  收取的這些費用不作為鐵總的收入,而是作為專項基金,用於那些無錢買票回家或者減免農民工群體乘車費用的經費。這樣既避免了鐵總說話不算數的質疑,又通過一定的經濟杠桿控減了重覆預定票和大量囤積票源以及被黃牛操控的情況;既滿足了那些“多項選擇”購票者的需要,也在最大限度上維護了火車票網上訂票的正常秩序。
  (原標題:能否用經濟杠桿調控囤票現象)
創作者介紹

zs96zsvj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